无标题文档
 
以爱之名
时间:2017-08-28 10:36:58 来源:武山县委政法委

 

  第一次见到这对姓刘的双胞胎兄弟时,刚好是我在未检科工作的第三个年头,大大小小的案子也办过多起了,却没有见过涉嫌犯罪后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人。这两个孩子都瘦瘦小小的却把头抬的老高,嘴上挂着一丝轻蔑的微笑,一副玩世不恭、油盐不进的样子。我很诧异,这些本不该在16岁花季的少年脸上出现。因为有抵触情绪,我对他们的第一次讯问并不顺利,明明两个人是分开关押的,却好像有心灵感应一样。哥哥什么都不说,既不认错也不后悔,弟弟则一切都听哥哥的,哥哥不说他也没什么好说。经过调查,我发现他们屡教不改,是两个盗窃的惯犯,一直幻想着成为“江洋大盗,笑傲江湖”。

 

  此后,为了第二次讯问能够顺利进行,我和我的同事走遍了他们生活过的地方,往返200多公里,做了大量的社会调查,试着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。原来两兄弟的父母在两人一岁多时就已经离婚,母亲带着弟弟重新组成家庭,哥哥则跟随父亲生活,二人遂对家庭失去信心,在缺少父母亲情的情况下,两人13岁起便离家出走,以盗窃为生。前几次犯错因为年龄达不到刑事犯罪,只是接受了批评教育,也没有得到家长的有效重视,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,终于所有的矛盾在这次涉嫌犯罪后爆发了,两人被依法拘留后他们的父母吵得不可开交、互相埋怨。我才明白,为什么当我问起家庭情况时,两个孩子对自己的父母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冷漠,甚至感觉到恨意。在掌握这些情况后,我和我的同事觉得只能以爱的名义感化、教育他们,否则他们就会变成折翼的天使,再也回不到正确的轨道。于是我们决定第二次讯问时安排父母与孩子们面对面交流,让他们彼此打开心结,我们再用专业的法律知识去说服、教育,让他们正视自己的错误,主动配合调查,寻找重新开始的出路。会见前,我们和他们的父母提前做了沟通,列出了提纲,对谈话内容进行了引导。会见当天,刚开始气氛还有些尴尬,不过这种情况只持续了一会就被他们父亲隐忍着的呜咽声打破了,紧接着母亲也默默啜泣,两个孩子第一次感受到来自父母的关爱。一家人后来抱头痛哭,说出了心底藏着多年的埋怨、不舍和悲伤,说出了那句迟迟开不了口的“我爱你”。果然,这次讯问两兄弟表现良好,不仅如实供述了犯案的原因和过程,还表示不再恨着父母,出来以后想去好好上学读书,不让再让他们操心。另一方面,父母也看到孩子的转变,不再只会用简单粗暴的方式教育,表示今后一定会转变思想和方法。虽然离婚了,但还是会制定出一个计划,积极行使监护权。

 

  我想,在做了这些充分的准备后对兄弟两可以采取非羁押诉讼的程序了,希望这次案件处理完结后他们能够明白以爱之名去呵护的意义,明白宽恕是为了杜绝罪恶的发生,明白一定要重新开始,才能看到新的世界获得有质量的人生!

无标题文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