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标题文档
 
念秋
时间:2017-09-05 10:12:02 来源:市委政法委 杨迎勋

 

  不知不觉,人生已临近到了花甲之年,渐渐远离如花如诗的年代,而步入了生命坦然的年龄。于是,我爱上了秋天。 秋,给我一个冷静的头脑,一方纯洁的天空,让我可以静静地思考人生的意义。

 

  今年这个夏天,似乎是我记忆中热得最难熬的一个夏天。除了热,还伴随着几次地震,似乎是那种热无处宣泄,只有在地震中释放能量。秋天来了,秋雨多了起来,昨夜又淋漓尽致地下了一夜秋雨,雨水也把树叶洗得干干净净,突然发现,树的颜色变得多了。秋天是个色彩层次很丰富的季节,先是树叶郁郁葱葱的绿中开始萌出了黄、红、橙等色,更别提还有那各色的水果来点缀。不同于春的娇嫩欲滴,夏天的浓郁热烈,冬的冷冽清俊,这是一种成熟芬芳的颜色。一年好景君需记,最是橙黄橘绿时。在经历两季的辛劳之后,这个收获的季节分外美丽。暑热散尽了,秋意渐显。初秋的微凉不是透入骨髓的冷。漫步在林荫道上,夹道都是树木雨后的清香味,在那种轻快的凉意中,似乎要融化在这空气里。

 

  中国古代认为秋季主刑,主兵,所以自古多有悲秋之客。所以秋风萧瑟,秋雨凄厉,“秋风秋雨愁煞人”。在“青灯照壁人初睡,冷雨敲窗被未温”的夜晚,我也学那闺中的少女不胜温柔地“听雨高楼”,静静地听取“雨打芭蕉”的故事……

 

  然而,我对于秋情秋趣,却有着绝然不同的体味,且不说秋天是成熟的季节,收获的季节,丰衣足食的季节,瓜果溢香、温凉宜人的季节,仅那一年一度的秋声秋色,就足慰红尘中众多劳碌悲苦的心灵。尽管秋意中确实蕴含着一股笼罩万物的肃杀之气,即使失恋或失意的人每临其境难免悲从中来,但那悲,也是同春愁春怨的悲切有别的悲壮,其情愫,自然是区别于阴柔的那种阳刚之美。所谓“悟已往之不谏,知来者之可追;识迷途其未远,觉今是而昨非”。 秋天的天空最蓝最高,是那种开旷、悠远的感觉!一句“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”,我的心便真的随着那群白鹤飞上了九重霄外,翱翔在自由的天堂了。

 

  然而,在我看来,秋除了悲凉、离愁之外更有着一种豁达,明澈的美丽!

 

  有人赞美秋季为“金秋”,毫无夸张修饰之嫌。满怀豪情的人们,相约赏秋,被“红于二月花”的霜叶燃烧得如醉如痴,流连忘返。不远千里,漫山遍野,极目骋怀。柿树挑满了灯笼,栌叶状如大钱,略呈椭圆,艳阳逆照,如火如荼。秋高气爽日子里,走在秦州青年路上,猛地发现青年路两旁笔直挺拔的银杏树,你的眼光定会为之一亮。银杏那一柄两瓣的美丽叶片,像一把黄金锻就的小扇子,金灿灿地挂满一树,迎风飒飒,一棵银杏,就如一柄直戳在大地上的黄金伞盖,经那黄金伞盖滤过来的爽风会令你突然感悟到中国人称秋风为“金风”的妙意。看着这样的秋,听着这样的风,你会洗净一切凡念俗欲,物我两忘,心静如水。

 

  秋景之妙,不只在于叶,也在于花。我喜爱秋菊。黄菊黄得那么鲜亮高贵,白菊白得那么纯洁幽雅,紫菊又紫得那么雍容沉静。她既高雅,又平易,艳而不媚,敢于迎风傲霜,笑于百花之后。至于临潭,临湖,临江,最容易发现秋水之美,只见一泓秋水,一尘不染,是明澈、纯净、深沉而淡泊的。

 

  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,这是唐初王勃赞秋的名句。秋高气爽,秋日的天空确有另一番动人的风韵。昼间,天高云淡,令人心胸为之开阔;夜间,空澄月朗,令人神思为之悠远。那一轮银盘似的秋月,聚焦着古往今来多少中国人的亲情。总之,登高放眼,秋天应当是你沉思最广、眼光最远的时候!

 

  我喜秋雨。倘若你在湖畔塘边听雨滴残荷,未必都会引起愁绪。也许那时你正独自一人静夜回首五味人生,也许你正同爱人携手相拥作无言倾诉,也许你正与全家老小共聚一室同享天伦之乐,也许你正和几位久违的挚友借雨偷空躲在僻静处神侃闲聊。那时,这雨意,这雨声,这秋意,这秋声,不正是你心中感触的最和谐的共鸣吗?淅淅沥沥,滴滴答答,谁又能尽释这天籁中的喜怒哀乐呢?

 

  这个秋充满诗情画意,每当徜徉在秋色秋韵里,她那成熟、高雅、娴静、安详的美,总在不断升华,净化着我的心境,使我久久沉浸在那一份微醺的陶醉之中。

无标题文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