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标题文档
 
倦冬
时间:2019-11-25 16:20:02 来源:清水县法院 李红娟

 

 

  一段风月,一季淡漠,悄悄染着岁月。就这样一路装扮,铅华不浮华。冻土的声音,多少年了,一直那么清晰、年轻……三十岁之前,所有的回忆,交给回忆。只是在刹那间,心头泛起的涟漪,恳切地邀请所有的唯美记住:有一种独特的感觉,它会割破所有的寒冷。然后,自如地拾起一地波澜,喂绿这个严冬。

 

  总是这样,享受于自己想象中的热情,开始变得懒于回忆。于是,不再喜欢投入于往日的场景重获温馨,却迷恋上信步走走,且陶醉于大脑溢满空白的感觉。短暂的思维停滞,我想象着自己已然超脱,直到最终才发现,停滞的不是思维,而是忘却了迈步。身后,脚印的频率趋于虚无,我还是呆在原地,静观眼前。冷不防地,正当置身于阳光下寻找温暖的时候,一股寒流刺遍全身,呼吸着冷气,逐渐发觉,今天以及明天,或都是如此。

 

  只是走走,一不小心,也会踩着诗的脚印。当一切昏于睡眠,开始适应白昼的短暂。收拾起必须的琐事,在每个夜晚来临,冷静与焦躁并存,并相互抵触而导致失衡时,开始慢慢整理回忆,一点一滴,渗进心绪。思维过滤出的杂质,怀着祈祷一并交给时间,等待着再一次的救赎。

 

  望了望书桌旁的帘幕,才发现我已与窗外的世界隔绝了,恍惚间,仿佛有一种即视感,身旁早已不再是那成堆的书本,而是用双手撑着的稚嫩的脸庞,端坐在木地板上的孩子,细看又在沉思着,透过她的目光,我想我也该打开那扇窗了,此刻,一切都沉寂了,没有孩童的啼哭声,一切皆随着打开帘幕的瞬间,便不再有焦躁难安之感,仿佛回到了过去。

 

  于是,继续着冬天的故事。洒满阳光的小道上,青春噬草的声音,流走了欢笑,流走了年轮。

无标题文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