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标题文档
 
最难忘的清明节
时间:2020-04-10 16:39:40 来源:麦积区法院 包继祖

 

 

 
  在我的印象中,清明节是二十四节气和国家法定节日的唯一重合,甚是独特。其时已过春分半月,万物吐故纳新,大地春和景明,甚是美好。即便这样,谈起清明节,除了会念两句“清明时节雨纷纷”的古诗外,脑子里再也浮现不出其他生活的场景。因为清明节的主旨——向逝去亲人表达追思的扫墓活动,按照我们这边的习俗,早在春分过后就已经开始了。及至清明节前一周,所有的坟墓都已经扫洒祭拜完毕了。所谓清明节,映射到我们的生活里,不过就是普通的好天气、普通的节假日而已。

 

  然而,今年的清明节却在我脑海刻下无法忘却的印象。

 

  2020年4月4日,清明节。

 

  这一天,国务院决定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,追思在抗击新冠肺炎中壮烈牺牲的烈士和逝世的同胞。

 

  这一天,全国和驻外使领馆下半旗志哀,全国停止公共娱乐活动。

 

  这一天,全国人民默哀3分钟,汽车、火车、舰船鸣笛,防空警报鸣响。

 

  当时我在家里,听到防空警报和车鸣声从天空一直响到街面的所有角落。一种炽热而潮湿的情感瞬间包裹了我,虽然眼眶并未湿润,但陷入了一种肃穆、一种哀而不伤的情绪当中去了,甚至觉得自己也同化为这种情绪的一部分了。自去年腊月二十至今,每天都能听到新冠肺炎的消息。从一开始不以为然的关注到武汉封城,到除夕夜各省市医疗专家驰援武汉,到正月初一各省、自治区一级响应,到每天变化的确诊人数、重症病人人数、死亡人数,到双黄连、医用酒精、特效药,到钟南山、张文宏和李兰娟,各种各样的报道——真相、谣言、猜测,恐惧、信仰、愤怒和感动,各种情绪像过山车和失序的幻灯片一样,来回晃荡、上下起伏。清明节当天,那一声鸣笛里包含的内容太多了——人有一种冲动,恨不得它一直响下去,直到我们所有人都泪流满面为止。

 

  联想起美国、西班牙、意大利的疫情,我真心为我的祖国感到自豪,她是如此的精诚、如此的富有力量啊。当然,这种自豪的背面,是清明节十点钟开始在全中国响起的鸣笛。这个清明节我最难忘记,是因为它是一段艰难岁月的回首,是一声声感动和感叹的鸣笛。

 

  清明节的晚上,我出去散步,看到不少人在路边烧纸钱。我在想,从物质的角度看,将印有某种图案的特殊造型的黄白纸张点燃,超出了衣食住行的范畴,并不是人们的刚需。可人们做这件事情时内心充满了不含杂念的平静和哀而不伤的怀念,这是一种人类不自觉发明的表达哀思的感人的行为艺术。我想他们烧纸时的心情和我闻听哀悼鸣笛声时的情绪是相通的吧。2020年4月4日这天,国务院倡导全国人民完成了一场宏达、伟大的艺术。这个艺术,足以熨帖人心,激励我们继续前行。

无标题文档